December 4, 2007

Re(8):无题

 apple说:
 | 哦,原来你也是用windows的,那你学的那些语言都用在什么地方?我总觉得学一个东西总要是用出来的吧,如:某个程序、某个网站、某个系统?不可能总停留在某一个函数和算法的研究上啊?
 | 而要发布或部署一个系统,又要用到windows平台,那你写代码总要ide帮助才行啊,如果用记事本写程序的话,完成一个系统那得花多长时间啊?所以好的ide帮助你处理了那些和部署相关的啰嗦的东西,然后你才能安心的处理程序逻辑~
 | 而且你的动态语言,我真的不理解,现在流行的python,及perl,这些语言自身是不可存在的吧,他们需要借助某种环境,如必须放在网页中,perl 好像还需在*nix下吧。so,我在windows下就很迷惑,我想写段python或perl代码,却找不到该在哪写?然后就算写好了,确不知道该如何运行~
 | 而在大学时也曾想转到nix下,装了freebsd,然后却发现用的很不适应,它里面的编写程序的环境也不是很友好,对着黑黑的窗口和界面普通的kde,感觉无所适从,觉得他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充满吸引力~
 | 于是,在周围同学的CS枪声中我又装回了windows。
 | 现在,偶然,碰到你,我又对nix找回写兴趣,我觉得我骨子里还是希望能对nix有比较深入的了解的~
 
 我其实不算是用win的,因为很早开始我就在用*nix的方式工作。这个星期装上了freebsd,甚爽,发现以前学的知识都有了充分的发挥,bash/term好用的不行,再也不用忍受连行编辑都不支持的cmd.exe了。
 所谓“学东西拿出来用”,我是这样理解的:写程序,做网站,核心的部分、难的部分不超过20%(除非你写的就是算法库);但这部分却要花去你 80%的时间。剩下来那80%的代码呢?普通的逻辑和简单的调用而已。就知识而言,前者是活的,后者是死的。所以我懒得去搞应用,因为我知道,凭我的能力,到时候对照着文档写都来得及。平时重在练“内功”,以期用兵一时啊。
 关于ide,这样跟你说吧。我肯定不会去用ide,但也不可能去用notepad。我们prefer高级编辑器。只要你不用java、c+ +、.net这些特别费话的语言,没怎么配置过的vim,emacs这些东西绝对比ide高效(当然,也可以把emacs弄得比eclipse还拉风,但我不用,就没兴趣了)。它们的指导思想是:让你在写程序的时候用100%的精力思考程序逻辑,用0%的时间输入代码。所以,1. 不帮助你思考。需要有程序帮你思考的语言就不是好语言;2. 不阻碍你思考。敢和人类作对的程序应该去死;3. 使你更快地输入代码。这是高级编辑器提供效率的关键,也是不阻碍你思考的一部分。你觉得ide的代码完成高效吗?vim也有,但不会没事干地帮你匹配文件里没有的单词。而其它的地方ide就没什么戏了。如果你要修改前面第4个单词,你刚把手从键盘上撤下来还没放到鼠标上,vim的用户按3个键esc,3, b就定位到了。举个对你应该特别熟悉的例子:你可能经常需要把程序中的两行并成一行,你常常把光标移过去,然后删除所有自动缩进;vim用户用数字建、k 定位到行,按下shift+j就搞定了。速度,永远不是从帮你输入废话上得来的。
 编译、发布、部署、打包程序,这种事情你可能经常让ide代劳。不过你也可能从未想过ide怎么会这么清楚的。它们的能力来源很简单,就是跟*nix学的。make程序,提供了组织程序的一条龙服务的终极武器,每个ide的必备抄袭作品。vs再怎么发展,也不会少了它的nmake.exe,否则它就成了史上最大记事本了。但李鬼终究还是敌不过李逵,nmake这样的东西怎么能敌得过新时代的gnu-make?别说是m$麾下的东西了,就是 ant在它面前也得退避三舍啊,复杂的xml怎么能比一个领域特定编程语言强大?连写makefile都嫌烦,没事还有automake、patch,好了只要把目录组织一下就行了,而且连打补丁都不用你操心了。
 这些事关ide的存在价值的东西都在*nix小工具面前黯然失色,其它的东西就更没得比了:gnu下有最强大的编译器、汇编器、调试器,各种dsl程序遍地爬,grep不行上awk,再不行上perl,连接它们的管道四通八达,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在编辑器里查看从最底层的gcc那儿传上来的经过数层处理后的信息。
 不过懒得出奇的*nixr也有嫌这个也烦的时候,如果有什么语言不用编译不要调试不用部署就更好了。动态语言就是这样的东西。在任意一个平台下装上解释器,一条命令就能执行;高阶函数的出错信息可以跟踪出调用轨迹,不需要调试器;文件间互相说声引用谁就行了,不用部署。写好了代码不知道怎么运行?把相应解释器装上运行一句 <语言名> <文件名> 就行啦!
 黑黑的窗口,闪动的光标下是行编辑库,让你在输入命令时获得相当于使用emacs的编辑效率;kde当然没什么意思,仿win仿着玩儿的大玩具一个;试试看怎么把wmaker调成Mac第二,把fvwm做成外星OS,我觉得这个比较有意思。我现在的freebsd就是用的wmaker窗口管理器,装上几个顺手的gtk程序,剩下来的让vte终端全包。性能好到不行,启动图形界面4秒钟。Unix的重点不在于刚装好时的配置如何,而在于极限的能力是否能满足你的意图。就拿winer们常指责*nix的驱动程序一项来说,其实os里这些驱动都有了,你所要做的只不过是修改某个配置文件中的一两行。这帮winer自己数典忘祖,忘了win装完后必须下载驱动才有全屏显示和声卡支持,而且如果你没有网卡驱动就只能哭去了!
 再如装软件。win装软件要搜索多长时间才能下到,还得提防有没有恶意软件,点多少个next才能装完,装完想删掉还卸不干净,装着装着注册表就破50M了。pkg、yum、apt这些东西多方便,你只要知道软件名,输一行命令就能全搞定。有些不明事理的人还指责*nix软件怎么会对其它软件包有依赖。其实这才是*nix的魅力所在:开发出来的东西大家用,做的好的就是库。事实上,只有本地安装命令才会指出依赖性问题,使用自动安装连这些被依赖的软件也一并装了,反正想删就删,*nix分区只要有5%的空间就能保证没有磁盘碎片,多装没坏处。
 最后想说的是玩游戏。我用win的时候打了一年魔兽,现在在班上几乎无敌;但又能怎么样呢?我下围棋估计能全灭学校的人,然而没什么人知道。由此我意识到,游戏终究是一种逃避,想把在其它地方失去的虚荣心找回来。领悟了这一点,我也就不再玩游戏了;有时间就下围棋,没时间下就国际象棋, *nix下的gnugo和gnuchess都是普通棋类程序中的强者(不过围棋程序现在的算法还做不了太强,前者还不是我的对手),杀败了它们还可以上 igs和ics,生活很幸福~`

2 comments:

Zhenyi said...

你说“归来建博客,常叹无人访。”
那我就不好意思打扰了。

据说围棋的算法是难写中的难写耶。

apple said...

咦,想不到偶的mail还出现在这里,呵呵~
那个围棋程序我也下了,怎么感觉太难了~连电脑一级都干不过,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