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07

致东大·个人陈述

To 贵校教授:
我是南京人,来自南京市第三十四中学,计划申请贵校的计算机科学方向本科(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或数学系)。以下是我的个人陈述。

学术部分:
我首次接触电脑是在2000年。那时我去参加一个奥数班,班上教授一种叫“CL”的编程语言。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 Common Lisp 的简称。细数起来,也许是从那时起,我就和函数式编程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3年,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下旬,开始学习编程。从那时起,我每天保证看1个小时电脑书,掌握了 Java 和 C 编程语言。直到现在我仍在坚持看书。
2004年,我开始学习算法和数据结构。掌握了不少使用 Java 语言描述数据结构的知识,小到链表大到红黑树都有能力构造;之后在算法方面小有长进,掌握了基本的算法设计思想。
2005年,我开始写博客,并尝试着使用新学习的 Python 语言解决《程序员》杂志上的算法题。产生了未来做一名计算机科学家的梦想,但不得要领,只是在学习离散数学和图论初步。这时,我听说了一种叫 Scheme 的编程语言。
Scheme 语言本身并不是特别强大,用它开发软件也并非首选,但是,它背后的那本书却是计算机科学的入门宝典——《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SICP),包容了几十年来计算机科学界研究成果的思想,众多80后计算机科学家的启蒙书,MIT 6.001课程教材;但也是 Scheme 入门书籍中最难的一本,吓退了无数感到“智商受到了挑战”的读者。但是我要攻克它。
2006年我学习 SICP。书难,题目更难。每天晚自习,我1个小时写作业,2个小时做 SICP 上的题目,而且是几乎题题都做,硬是凭着从前的基础,坚持做完大半本书,书上满是我做的笔记和写出的解答。
有人这样评价 Scheme:Scheme 本身不是具体的技术,但学了它,就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功夫不负有心人,之后我就开始在计算机科学各方面大口吞噬知识,因为我了解了计算的本质,头脑可以迅速理解、重组新知识;使用函数式编程思想写程序思路异常清晰,似乎能看见数据在函数间流动。此前我学过编译原理,但唯一一次和同学合写一个新语言 S-dict 的语法分析器却项目失控了;但2007年初,我设计了编程语言 Mazy,写出它到 JavaScript 的上千行的核心翻译器只用了4个晚上。中旬,我写 S-dict 第二版的递归下降语法分析器只用了6个小时。我还学习 SICP 背后的论文,自己设计并实现了基于智能对象的面向对象系统。我顺便拾起了博客,在国内最具实力的技术网站 JavaEye 上发了几篇用以教学的文章,很快在窜上搜索引擎首页,博客日浏览量超过500。
在选择自己计算机科学的发展方向时,我对编程语言本身的原理显示出极大的兴趣(事实上,我2006年后学了近30种编程语言)。我在编译原理方面的功底和英语水平使我在翻译以佶屈聱牙著称的 ECMA-262 语言规范时十分轻松,研习各个语言的标准定义也不甚困难。我没有满足于此,转而学习元语言抽象和形式语义,在数理逻辑和 Lambda 演算方面略有小成,并设计了更优秀的纯函数式语言,目前正在学习指称语义的相关证明。
当然,只发展单一方向是不够的。最近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使我开始了人工智能方面的探索。一个留学美国的中国网友请我帮他完成一个使用贝叶斯算法过滤垃圾邮件的作业。我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之后也对 AI 产生了一定兴趣。尽管 AI 的基础部分很枯燥,但我还是会学下去。
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没有取得过计算机方面的任何奖项。关于参赛,我当然也想过。但比赛教科书上用 Pascal 语言写成的冗长的代码我吃惊非小:这些代码都只是在很低的抽象层次上工作。信息学竞赛只是因为能提供报送资格而被人关注的,我很怀疑参赛者的计算机科学素养。4个小时做4道题是不可能让你临场设计算法的,对应的题型必须做熟了才能胜出。但这不是在学习科学。我认为仅仅为了熟练而花时间并不值得,我有设计算法的能力并能对它进行足够的优化,这就够了。

个人部分:
我的学习史几乎可以归结为失败史。我是小学时的前三名,但初中还是没有读到最好的学校;在初中是前十名,但中考再流落到三流高中;在高中只当了半年第一名,排名就不断下滑。高考复习开始时,我请了三个月假去准备申请国外大学的考试,回来后发现在班上成绩垫底。
语文应该是我的强项,每个我遇到的语文老师都看好我,初中作文写得就不错,高中参加作文竞赛还获过几次奖但偏偏中考作文走题。数学曾经是我的最爱,初中还获过市级的奖项但高中之后就渐渐松懈了(但却自学了计算机要用到理论数学);物理也是如此。也许我唯一高歌猛进的一“门”就是计算机了可高考里没有这一项。现在想来,如果我未来不能计算机科学方面有所成就,那我就真成了一个笑话。
体育我一直不很擅长,唯独长跑倒是不错。乒乓球羽毛球都会一点。剩下的就只有围棋了,尽管那可能算不上“体”育。我的围棋接近业余初段水平,此外就没什么爱好了。
由于从小受到中国古代士子阶层思想的影响,我在人际关系方面一直不很擅长。但也居然有了几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未来规划:
如果我如愿进入贵校计算机科学方向的专业,我计划补全高等数学及计算方法方面的基础知识,主攻编译原理的高级优化技术,研究人工智能的机器学习方面的内容,可能学习操作系统理论或者计算机图形学。一年之内设计并实现远比 Ruby 先进的编程语言,帮助贵校开展与国外大学编程语言原理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四年内对自己的最低要求是拥有在数理逻辑方面的研究成果。期间也可以适当地参加比赛,这可能是贵校对自主招生学生最现实的要求吧?

此致

袁秩昊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First off I woulԁ liκe to say gгeаt blog!
Ι had а quicκ quеstіon that I'd like to ask if you don't minԁ.
Ι was inteгested tο know hоw you centеr yourself and clear yοur mіnd before writing.
I haѵе hаԁ trouble clеaring mу thοughts in getting mу іdeаs out.
I do enjoy writing but it ϳust seems likе
the firѕt 10 to 15 minuteѕ агe ωаsted ϳust trying to figure out how to begіn.
Any iԁeаs οг tіρs?
Kudoѕ!

Feel fгeе to visit mу blog pοst http://www.worldaudience.org/wiki/index.php?title=User:Dedra76W